• 官方网站

  • 未认证

  • 机构名称: 西柏坡红色教育基地
    机构地址: 石家庄南二环东路20号红色传承教育中心
当前位置:干部培训网> 高校干部培训> 西柏坡红色教育基地> 头条新闻>
培训动态
机构新闻
时政要闻
头条新闻
服务热线:
400-0966-658

新闻中心THE NEWS CENTER

“两个务必”形成的历史考证

发布时间:2021-10-13 16:22:53    浏览次数:436     来源:西柏坡红色教育基地

1949年3月5日至13日,在西柏坡举行的中共七届二中全会上,鉴于中国革命即将取得胜利,全会做的工作报告中指出:“中国的革命是伟大的,但革命以后的路程更长,工作更伟大,更艰苦。这一点现在就*须向党内讲明白,务必使同志们继续地保持谦虚、谨慎、不骄、不躁的作风,务必使同志们继续地保持艰苦奋斗的作风。”警戒全党不要骄傲自满,不要被人们无原则的捧场所软化,以便在推翻国民党统治之后,用更大的努力建设新中国。上述论述在新中国建立之后的历史风云中,反复倡导,逐步提炼、概括为“两个务必”。本文试对“两个务必”的形成进行考证。

一、七届二中全会提出与新中国初期的贯彻1949年3月25日《人民日报》第1版发表《中共二中全会完满结束》的文章,这是由胡乔木撰写,经修改的一篇新华社的电文。胡乔木在这篇文章中省略了“务必”一词,而综合表述为:“全会号召全党同志继续保持谦虚、谨慎、不骄、不躁和艰苦奋斗的作风”。(1)

1949年6月初,苏北新华书店编写出版了《中共七届二中全会决议学习材料》,该材料第一辑中收入了《人民日报》1949年3月25日第1版刊登的《中共二中全会完满结束》、1949年4月12日任弼时《在青年团第一次代表大会上的政治报告》、1949年4月邓子恢在中共中原区*次党代表会议上传达七届二中全会决议等文章。《中共七届二中全会决议学习材料》宣传了中共七届二中全会精神,但没有出现两个“务必”的简称。

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两年多的和平环境中,即出现了刘青山、张子善贪污大案,这是七届二中全会不幸言中的问题。刘青山、张子善被“糖衣炮弹”击中,这在实践中证明中共七届二中全会报告所具有的很强的预见性。

1951年底开展的“三反”“五反”运动,显然是把七届二中全会关于执政党建设的论述作为思想武器。

首先是对出现刘青山、张子善贪污案的原因分析。如《刘青山、张子善盗窃国家资财的罪行》一文中指出:刘青山、张子善“在敌人面前确实曾经不愧为英雄好汉。但因为他们在革命取得基本胜利,由残酷的对敌斗争的环境转为和平建设的环境,领导机关由乡村转入城市以后,经不起资产阶级思想的侵袭,发展了严重的个人主义、居功自傲、贪图享受的错误倾向,逐渐腐化堕落下去。又因他们骄傲自大,不虚心学习,没有自我批评的精神,瞒上欺下,压制党内民主,*切自作主张,为所欲为,终于完*丧失了共产党员的高尚品质,背叛了党,背叛了人民,造成了破坏党纪、违犯国法、盗窃国家资财的严重罪恶,由革命的战士变成了革命的敌人。”(2)

刘青山、张子善“在胜利后两年多的和平环境中,经不起资产阶级自私自利思想作风的侵袭和引诱,堕落蜕化了。他们完完*全变成党、国家和人民的无可饶恕的叛徒了。”(3)刘、张“已不仅仅是两个普通的贪污罪犯,两个普通的窃盗,而是像党的二中全会所预见的,他们是经不起敌人糖衣炮弹的攻击,向敌人投降了的,并很快地实际上成为反动分子在党内的代理人,肆无忌惮地从内部来腐蚀党和瓦解党。”(4)

其次在预防执政党走向反面,预防党的干部出现贪污腐败问题方面进行指导。

如《河北省委组织部长薛迅在天津专区级机关党员大会上传达关于开除刘青山、张子善党籍的决定》中说:“现在帝国主义和蒋匪帮用武装力量夺取中国人民的胜利果实,已经是完*不可能的了,但敌人可以采取腐蚀我党的办法,采取放暗箭放糖弹的办法,从我们内部来寻找他们的同盟者,来破坏我们。刘、张二人就是在敌人的糖弹面前缴械投降,而且他们本身也变成了糖弹,并成为向党射击毒素的蟊贼。我们要记住堡垒是最容易从内部攻破的,我们要深刻认识到反对刘、张二人贪污盗窃罪行的斗争,就是反对腐朽的资产阶级思想侵蚀党的高度原则性的斗争,是保持党的组织的无产阶级纯洁和健康的斗争。我们要坚决肃清腐朽的自由资产阶级和国民党作风给党的影响。”(5)

中共天津地委在12月13日召开了专区级全体党员大会,传达和讨论省委对刘、张事件的决议。全体党员进一步揭发了刘、张的罪行,对省委开除刘、张党籍的决议,表示衷心的拥护。他们说:“经过这次反对刘、张罪行的斗争,使我们的思想水平提高了,初步划清了无产阶级和腐朽的资产阶级思想的界限”。(6)天津市各级党政机关及学校、团体,多数党员经过对这一事件的讨论,认识到资产阶级思想的侵袭,如不及时扑灭,可能招致“亡党亡国亡头”的危险。因而也进一步认识到目前开展反贪污、反浪费、反官僚主义斗争的重要意义。很多党员都对自己提出了警告,表示:“刘、张二人在残酷的环境中,没有动摇变节;胜利后却被花花世界所诱惑,造成叛党叛人民的罪恶,资产阶级的这种糖衣炮弹是*须警惕的!”(7)

中共山西省委员会在讨论中认为,“刘、张贪污案不是普通的偶然的事件。它说明了我们一部分意志薄弱的老干部,自入城以后,确实存在着贪污蜕化的危险倾向。”(8)

“刘青山、张子善这一大贪污案,和我区已经存在着的贪污浪费的现象告诉我们:现在是全党动员向*切侵入党内的资产阶级思想进行坚决斗争的时候了,如不立即坚决地有系统地开展这一斗争,我们就会犯严重错误,就要亡党、亡国、亡身。为此,定县地委已召开专区级全体党员干部大会,各县也召开了党的代表会议,传达了大张旗鼓地雷厉风行地开展反贪污、反浪费、反官僚主义斗争的方针。在这些党的会议上,各地各部门作负责工作的党员,都作了初步检讨,并正在继续进行深入的检讨,以*底肃清资产阶级的思想影响。”(9)

1966年5月“文化大革命”爆发,“左”的阶级斗争扩大化的理论发展到登峰造极的地步。中共党史被歪曲为党内两条路线斗争的历史。七届二中全会上的报告被作为学习两条路线斗争的历史、理解“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学说”的重要材料。

1968年11月25日,主席在中共七届二中全会上的报告在《人民日报》全文发表。

马克思在其晚期著作《哥达纲领批判》中认为,在社会主义经济关系和社会关系中,由于实行等量交换的按劳分配原则,因此还存在着类似资本主义社会那种形式上平等而事实上不平等的属于资产阶级性质的法定权利。晚年“误解为似乎按劳分配本身就是带有资产阶级性质的权利,始终担心按劳分配带来的劳动报酬的差别,会导致贫富悬殊,两极分化,甚至产生特权阶层。因此,他发表关于理论问题指示的主要内容,也是要批判‘资产阶级权利’”。(14)“四人帮”利用这种误解,全盘否定按劳分配的社会主义性质,鼓吹“资产阶级性质的法权”(15)是社会主义社会中产生资本主义和资产阶级的经济基础和条件。学习“无产阶级专政理论”运动不仅没能提高全党的马克思主义水平,反而更加深了对马克思主义关于无产阶级专政学说的误解和教条化,使“左”倾错误更加理论化。

《人民日报》报道中没有出现七届二中全会报告中“务必使同志们继续地保持谦虚、谨慎、不骄、不躁的作风,务必使同志们继续地保持艰苦奋斗的作风”论述及其提炼概括的两个“务必”。(19)其主要原因在于,粉碎江青集团之后,随着各个领域的拨乱反正的逐步展开,1978年5月开始的关于真理标准问题的大讨论。处在徘徊中前进的大背景下,“文化大革命”中一度被强拉为“限制资产阶级法权”的精神武器的两个“务必”,自然会淡出《人民日报》的报道。

三、“两个务必”在改革开放时期的新内涵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随着改革开放的推进,西柏坡逐步成为了瞩目的革命圣地,受到老一辈革命家和***导人的青睐,纷纷重返西柏坡追忆往昔,并为西柏坡题词留言敬献墨宝。1984年8月31日邓小平题写了“西柏坡纪念馆”馆名,作为对西柏坡的*久纪念。

(一)“两个务必”的新表述进入20世纪80年代后,中国革命的第二次历史性转折又在中国发生。如果说第一次历史性转折的我校任务是巩固革命胜利成果,走向社会主义;那么,第二次历史性转折的我校任务则是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实现人民的共同富裕。较之第一次历史转折,第二次历史转折面临的任务更加艰巨,环境更加复杂,挑战和考验更加严峻。其一,在中国这个人口众多、经济文化发展落后且极不平衡的大国里,要完成现代化建设任务,其艰巨性、复杂性是空前的。其二,为完成现代化建设任务和推进改革开放,中国由计划经济体制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转变,这必将引起社会结构和利益关系的剧烈变动,使社会矛盾日趋复杂,社会不安定因素增加。其三,面对中国经济的高速发展,*际敌对势力也正以“西化”、“分化”的各种手段干扰中国现代化进程。加强党的建设,巩固党的执政位置,防范“西化”、“分化”,将长期成为党*须面对的艰巨课题。显然,历史条件虽然变化了,但西柏坡精神并没有过时。1987年11月,邓小平指出:“我们要坚持建党几十年来最好时期的传统,就是艰苦奋斗,谨慎办事,兢兢业业。”(20)邓小平号召全党在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过程中,要坚持“艰苦奋斗的创业精神”。

1988年5月是中共中央和中国人民解放军总部移驻西柏坡40周年。5月26日上午,河北省纪念中共中央和中国人民解放军总部移驻西柏坡40周年大会在西柏坡纪念馆隆重举行。受党中央委托,中顾委、人大和政协的领导薄一波、刘澜涛、胡乔木、朱学范、康克清等,同河北省、石家庄地区等领导同志参加了纪念大会。

薄一波在纪念大会讲话时指出,*须坚持发扬党的优良传统和作风,同各种消极、腐败现象进行坚决斗争。党的七届二中全会曾号召全党同志保持“两个务必”(21),坚持“五不”,即不作寿、不送礼、少敬酒、少拍掌、不以领导人的名字作地名。又对周围工作人员说:“我们进北京,可不是李自成进北京,他们进北京就腐化了,我们共产党人进北京要继续干革命。我们党保持并发扬了这种优良传统和作风,在人民中*得普遍赞誉。”(22)可是,这种状况没有能一直坚持下来,**是经过“文化大革命”的动乱,党风党纪受到严重破坏。

从《人民日报》对党中央解放军总部移驻西柏坡40周年纪念活动的报道考察,表述话语上出现了一个新的变化,即由原来的“两个‘务必’”到“两个务必”新的表述。按中文标点符号的使用含义,引号在这里是用于具有其它含义的词语。此前只引“务必”是只把“务必”作为具有其它含义的词语,而没有强调“两个”的其它含义。“两个务必”的新表述则不仅仅强调了“务必”这个词语,而是把“两个务必”作为一个整体上的特定称谓,赋予其其它的含义。如同中国共产党历史上流行的“一化三改”、“一国两制”、“一个我校、两个基本点”等“口号”一样,成为一个深入人心的指向性很强的特定称谓,一个党的政治生活中经常使用的高频词汇,一个加强执政党建设的特定用语。它在反腐倡廉,端正党风,预防执政党走向反面的党建大业中,具有十分明显的引导和鼓舞作用。

(二)1991年9月,江泽民题词:牢记“两个务必”

1991年9月21日,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的江泽民参观西柏坡,为西柏坡题词:“牢记‘两个务必’,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江泽民还反复强调“要向人民**是青少年,进行革命传统教育。要永远铭记老一辈革命家创下的丰功伟绩,继续艰苦奋斗,把社会主义的中国建设得更加强大,更加美好。”(23)“两个务必”字字千钧,蕴含无穷,它唱响了西柏坡精神的最强音,成为革命传统教育和爱国主义教育的重要内容。

1997年1月,江泽民在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第八次全体会议上的讲话中,大段引用七届二中全会上的报告中关于执政党建设的论述,并引用了很多古语,包括“艰难困苦,玉汝于成”、“忧劳兴国,逸豫亡身”、“生于忧患,死于安乐”等。告诫全党,要改革开放事业顺利发展,党员和党的干部就要廉洁自律,把反腐败斗争进行到底。

1998年5月26日,河北省各界在西柏坡纪念馆隆重集会,纪念中共中央和人民解放军总部移驻西柏坡50周年。河北省党政军领导及各界群众数千人出席了纪念大会。与会者深情地表示,举行这个纪念会,既是对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敬仰和缅怀,更是为了在新的历史条件下,继承和发扬党的优良传统,在党的十五大精神指引下,高举邓小平理论伟大旗帜,积极投身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争取新的更大的胜利。

“要继承和弘扬党中央在西柏坡留下的宝贵的精神财富,在坚持以经济建设为我校的同时,广大党员干部要牢记“两个务必”,自觉拒腐防变,真正做到以正确的态度对待权力与金钱,对待荣誉与位置,对待成就与挫折,对待群众与个人,自觉从自己做起,从每一件事情做起,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作人民的好公仆。

(三)2002年12月,胡锦涛到西柏坡调研,再提“两个务必”

2002年12月5日,就任中共中央总书记仅20天后,胡锦涛总书记率领十六大新当选的中央书记处的领导,到西柏坡学习考察。这是自1949年以来,中国共产党最高领导集体对西柏坡进行的一次深情回访,是肩负重任的执政者们在新世纪初对以往一段辉煌历史的倾心眷注,是一次具有重大历史意义和现实意义的跨世纪连接。谈到历史,胡锦涛总书记在讲话中指出:“从1947年5月刘少奇、朱德同志抵达西柏坡和1948年4月周恩来、任弼时同志、5月抵达西柏坡,到1949年3月23日党中央离开西柏坡前往北京,这一段时期在我们党的历史上具有重大的意义。”

“我们要走的路还很长,我们肩负的任务还很艰巨,我们可能遇到的因难和挑战还会很多,我们*须始终谦虚谨慎、艰苦奋斗。”

“一个没有艰苦奋斗精神作支撑的民族,是难以自立自强的;一个没有艰苦奋斗精神作支撑的国家,是难以发展进步的;一个没有艰苦奋斗精神作支撑的政党,是难以兴旺发达的。”

1949年3月23日上午,从西柏坡动身前往北京的时候,主席说:“今天是进京赶考的日子。”胡锦涛讲话中特意提到此事,并说“这是一句意味深长的话”。其后,他也说了一句让今人看来同样意味深长的话:今天,是这场考试的继续!

对于胡锦涛的西柏坡之行,世界各大媒体及网络也进行了大量的报道,其中一篇以“中共西柏坡效应”为题,对中共十六大后执政党的建设作了以下评述:胡锦涛的西柏坡之行,似乎有意向外界传递一个重要信息,中共新一代的领导集体,希望借此机会显示执政党决策高层的共识。他们正力求拾回谦虚谨慎、戒骄戒躁和继续艰苦奋斗的“西柏坡精神”。“两个务必”成为西柏坡精神的浓缩,和井冈山延安一样,西柏坡精神,贯穿着一个充满朝气的政党,努力保持和维系与人民群众血肉联系的诚意。创业难,守业难,不断进取,再创辉煌亦难,执政党永远保持清醒头脑,永远牢记“两个务必”更难。

(四)中共十八大后践行“两个务必”的新探索2013年7月中旬,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来到西柏坡纪念馆参观学习。在九月会议旧址,主持召开了座谈会,围绕“两个务必”作出了一系列重要论述,对弘扬西柏坡精神提出了明确要求。

总书记指出,当年在西柏坡提出“两个务必”,“包含着对我国几千年历史治乱规律的深刻借鉴,包含着对我们党艰苦卓绝奋斗历程的深刻总结,包含着对胜利了的政党永葆*进性和纯洁性、对即将诞生的人民政权实现长治久安的深刻忧思,包含着对我们党坚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根本宗旨的深刻认识,思想意义和历史意义十分深远。全党同志要不断学习领会‘两个务必’的深邃思想,始终做到谦虚谨慎、艰苦奋斗、实事求是、一心为民,继续把人民对我们党的‘考试’、把我们党正在经受和将要经受各种考验的‘考试’考好,使我们的党永远不变质、我们的红色江山永远不变色。”总书记从四个深刻的角度对“两个务必”进行了新的阐发,对当前全党坚持“两个务必”的情况进行了客观分析,对新形势下如何发扬“两个务必”精神提出了明确要求,进一步丰富和发展了“两个务必”思想。对于深入开展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有效反对“四风”、保持党的*进性和纯洁性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总书记提出,“两个务必”的提出已经过去60多年了,我们对“两个务必”坚持和弘扬得怎么样?应该说总的是好的。正是因为始终强调和坚持“两个务必”,我们党才能保持同群众的血肉联系,团结带领人民战胜了前进道路上的各种风险和挑战,不断从胜利走向胜利。要跳出“其兴也悖焉、其亡也忽焉”的历史周期率,就要靠头脑清醒,靠保持“两个务必”。

总书记强调,这么多年中央经常讲、反复提“两个务必”,围绕改进作风发了不少文件、采取了不少措施,但为什么背离“两个务必”,搞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享乐主义和奢靡之风那一套还有不小的市场?为什么还有些人对不正之风乐此不疲?主观上说,主要原因是一些同志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问题没有解决好。客观上说,主要原因是党要管党、从严治党方针在有些地方没有落到实处,在一些方面管党、治党失之于宽、失之于松。

总书记提出了在新的历史条件下践行“两个务必”的新思路,首先就是坚持“两个务必”要从领导干部做起,领导干部要以身作则。中央政治局带头改进作风,严格执行中央八项规定,就是要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坚持“两个务必”,以实际行动给全党改进作风作好表率。各级领导干部要响应中央号召,践行“两个务必”,通过“照镜子、正衣冠、洗洗澡、治治病”,切实解决作风上存在的突出问题,以上率下,自上而下,一级带一级,一级做给一级看。各级领导干部要带头坚持“两个务必”,把谦虚谨慎、艰苦奋斗、实事求是、一心为民的要求落实到履行职责的各个环节,以实际行动取信于民。在全党同志共同努力下,把党的作风建设搞好。其次,群众起来,监督干部。解决干部身上的作风问题,群众也有责任,这种责任就是多提建议、认真监督。中国共产党是代表人民群众、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党,群众监督我们的党、我们各级组织、我们的干部,责无旁贷。这实际上是把践行“两个务必”与正在进行群众路线教育、反腐倡廉紧密联系在一起。

中国共产党90多年的历史上,曾经提出过许许多多的纲领、口号,但很少有像“两个务必”那样具有如此长期的生命力,党的几代最高领导人时时为其萦怀,反复倡导。

“两个务必”是成功实现新的历史转折的强大思想武器,是进行现代化建设和改革开放的精神柱石。“两个务必”是中国共产党经受执政和改革开放考验的理性长城,是党和国家从胜利走向胜利的党魂、民魂。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干部培训网声明】网站文章及图片均来源于学校官网或互联网,若有侵权请联系400-0966-658删除。

干训热线
400-0966-658